首頁 | 詩詞練習 | 詩詞大全 | 詩詞賞析 | 唐詩三百首 | 宋詞三百首 | 元曲 | 詩詞下載|

您的位置:辛棄疾詩詞大全

詩詞名稱:作者:

辛棄疾練習大全

首頁  上一頁  下一頁  尾頁  頁次:1/3 每頁:100 本類資料:268 個  

題鶴鳴亭
題鶴鳴亭三首

種竹栽花猝未休,樂天知命且無憂。
百年自運非人力,萬事從今與鶴謀。
用力何如巧作奏,封侯原自曲如鉤。
請看魚鳥飛潛處,更有雞蟲得失不。

莫被閑愁撓太和,愁來只用暗消磨。
隨流上下寧能免,驚世功名不用多。
閑看蜂衙足官府,夢隨蟻斗有干戈。
疏簾竹簟山茶碗,此是幽人安樂窩。

林下蕭然一禿翁,斜陽扶杖對西風。
功名此去心如水,富貴由來色是空。
便好洗心依佛祖,不妨強笑伴兒童。
客來閑說那堪聽,且喜新來耳漸聾。

和趙昌父問訊新居之作
草堂經始上元初,四面溪山畫不如。
疇昔人憐翁失馬,只今自喜我知魚。
苦無突兀千間庇,豈負辛勤一束書。
種木十年渾未辦,此心留待百年余。

鷓鴣天·鵝湖歸病起作
枕簟溪堂冷欲秋。斷云依水晩來收。紅蓮相倚渾如醉,白鳥無言定自愁。
書咄咄,且休休,一丘一壑也風流。不知筋力衰多少,但覺新來懶上樓。

聞科詔勉諸子
秋舉無多日,天書已十行。
絕編能自苦,下筆定成章。
不見三公后,空長七尺強。
明年吏部選,梅福更仇香。

送湖南部曲
青衫匹馬萬人呼,幕府當年急急符。
愧我明珠成薏苡,負君赤手縛於菟。
觀書老眼明如鏡,論事驚人膽滿軀。
萬里云霄送君去,不妨風雨破吾廬。

醉翁操
長松。之風。如公。肯余從。山中。人心與吾兮誰問。湛湛千里之江。上有楓。噫,送子東。望君之門兮九重。女無悅己,誰適為容。不龜手藥,或一朝兮取封。昔與游兮皆童。我獨窮兮今翁。一魚兮一龍。勞心兮忡忡。噫,命與時逢。子取之食兮萬鍾。


醉太平
態濃意遠。眉顰笑淺。薄羅衣窄絮風軟。鬢云欺翠卷。南園花樹春光暖。紅香徑里榆錢滿。欲上秋千又驚懶。且歸休怕晚。


醉花陰
黃花謾說年年好。也趁秋光老。綠鬢不驚秋,若斗尊前,人好花堪笑。蟠桃結子知多少。家住三山島。何日跨歸鸞,滄海飛塵,人世因緣了。


最高樓
相思苦,君與我同心。魚沒雁沈沈。是夢他松後追軒冕,是化為鶴後去山林。對西風,直悵望,到如今。待不飲、奈何君有恨。待痛飲、奈何吾有病。君起舞,試重斟。蒼梧云外湘妃淚,鼻亭山下鷓鴣吟。早歸來,流水外,有知音。


最高樓
西園買,誰載萬金歸。多病勝游稀。風斜畫燭天香夜,涼生翠蓋酒酣時。待重尋,居士譜,謫仙詩。看黃底、御袍元自貴。看紅底、狀元新得意。如斗大,只花癡。漢妃翠被嬌無奈,吳娃粉陣恨誰知。但紛紛,蜂蝶亂,送春遲。


最高樓
吾衰矣,須富貴何時?
富貴是危機。
暫忘設醴抽身去,未曾得米棄官歸。
穆先生,陶縣令,是吾師。

待葺個、園兒名佚老。
更作個、亭兒名亦好。
閑飲酒,醉吟詩。
千年田換八百主,一人口插幾張匙?
休休休,更說甚,是和非!


最高樓
君聽取,尺布尚堪縫。斗粟也堪舂。人間朋友猶能合,古來兄弟不相容。棣華詩,悲二叔,吊周公。長嘆息、脊令原上急。重嘆息、豆萁煎正泣。形則異,氣應同。周家五世將軍後,前江千載義居風。看明朝,丹鳳詔,紫泥封。


最高樓
金閨老,眉壽正如川。七十且華筵。樂天詩句香山里,杜陵酒債曲江邊。問何如,歌窈窕,舞嬋娟。更十歲、太公方出將。又十歲、武公才入相。留盛事,看明年。直須腰下添金印,莫教頭上欠貂蟬。向人間,長富貴,地行仙。


最高樓
花知否,花一似何郎。又似沈東陽。瘦棱棱地天然白,冷清清地許多香。笑東君,還又向,北枝忙。著一陣、霎時間底雪。更一個、缺些兒底月。山下路,水邊墻。風流怕有人知處,影兒守定竹旁廂。且饒他,桃李趁,少年場。


最高樓
花好處,不趁綠衣郎。縞袂立斜陽。面皮兒上因誰白,骨頭兒里幾多香。盡饒他,心似鐵,也須忙。甚喚得、雪來白倒雪。更喚得,月來香殺月。誰立馬,更窺墻。將軍止渴山南畔,相公調鼎殿東廂。忒高才,經濟地,戰爭場。


最高樓
長安道,投老倦游歸。
七十古來稀。
藕花雨濕前胡夜,桂枝風澹小山時。
怎消除,須[歹帶]酒,更吟詩。

也莫向、竹邊孤負雪。
也莫向、柳邊孤負月。
閑過了,總成癡。
種花事業無人問,對花情味只天知。
笑山中,云出早,鳥歸遲。


祝英臺近
水縱橫,山遠近。拄杖占千頃。老眼羞將,水底看山影。試教水動山搖,吾生堪笑,似此個、青山無定。一瓢飲。人問翁愛飛泉,來尋個中靜。繞屋生喧,怎做靜中境。我眠君且歸休,維摩方丈,待天女、散花時問。


祝英臺近
綠楊堤,青草渡。花片水流去。百舌聲中,喚起海棠睡。斷腸幾點愁紅,蹄痕猶在,多應怨、夜來風雨。別情苦。馬蹄踏遍長亭,歸期又成誤。簾卷青樓,回首在何處。畫梁燕子雙雙,能言能語,不解說、相思一句。


祝英臺近
寶釵分,
桃葉渡, 
煙柳暗南浦。 
怕上層樓,
十日九風雨。 
斷腸片片飛紅,
都無人管,
倩誰喚流鶯聲住? 

鬢邊覷, 
試把花卜心期,
才簪又重數。 
羅帳燈昏,
嗚咽夢中語: 
是他春帶愁來,
春歸何處? 
卻不解將愁歸去? 


鷓鴣天六四首
白苧新袍入嫩涼。春蠶食葉響回廊。禹門已準桃花浪,月殿先收桂子香。鵬北海,鳳朝陽。又攜書劍路茫茫。明年此日青云去,卻笑人間舉子忙。


別恨妝成白發新。空教兒女笑陣人。醉尋夜雨旗亭酒,夢斷東風輦路塵。騎騄駬,籋青云。看公冠佩玉階春。忠言句句唐虞際,便是人間要路津。


病繞梅花酒不空。齒牙牢在莫欺翁。恨無飛雪青松畔,卻放疏花翠葉中。冰作骨,玉為容。當年宮額鬢云松。直須爛醉燒銀燭,橫笛難堪一再風。


不向長安路上行。卻教山寺厭逢迎。味無味處求吾樂,材不材間過此生。寧作我,豈其卿。人間走遍卻歸耕。一松一竹真朋友,山鳥山花好弟兄。


唱徹陽關淚未干,
功名馀事且加餐。
浮天水送無窮樹,
帶雨云埋一半山。

今古恨,幾千般,
只應離合是悲歡。
江頭未是風波惡,
別有人間行路難!

  


趁得東風汗漫游。見他歌後怎生愁。事如芳草春長在,人似浮云影不留。眉黛斂,眼波流。十年薄幸謾揚州。明朝短棹輕衫夢,只在溪南罨畫樓。


出處從來自不齊。後車方載太公歸。誰知孤竹夷齊子,正向空山賦采薇。黃菊嫩,晚香枝。一般同是采花時。蜂兒辛苦多官府,蝴蝶花間自在飛。


春日平原薺菜花,新耕雨后落群鴉。
多情白春無奈,晚日青簾酒易賒。

閑意態,細生涯,牛欄西畔有桑麻。
青裙縞袂誰家女?去趁蠶生看外家。


翠蓋牙簽幾百株。楊家姊妹夜游初。五花結隊香如霧,一朵傾城醉未蘇。閑小立,困相扶。夜來風雨有情無。愁紅慘綠今宵看,卻似吳宮教陣圖。


翠竹千尋上薜蘿。東湖經雨又增波。只因買得青山好,卻恨歸來白發多。明畫燭,洗金荷。主人起舞客齊歌。醉中只恨歡娛少,明日醒時奈病何。


點盡蒼苔色欲空。竹籬茅舍要詩翁。花馀歌舞歡娛外,詩在經營慘澹中。聽軟語,笑衰容。一枝斜墜翠鬟松。淺顰輕笑誰堪醉,看取蕭然林下風。


發底青青無限春。落紅飛雪謾紛紛。黃花也伴秋光老,何事尊前見在身。書萬卷,筆如神。眼看同輩上青云。個中不許兒童會,只恐功名更逼人。


翰墨諸君久擅場。胸中書傳許多香。苦無絲竹銜杯樂,卻看龍蛇落筆忙。閑意思,老風光。酒徒今有幾高陽。黃花不怯秋風冷,只怕詩人兩鬢霜。


雞鴨成群晚不收,桑麻長過屋山頭。
有何不可吾方羨,要底都無飽便休。

新柳樹,舊沙洲,去年溪打那邊流。
自言此地生兒女,不嫁金家即聘周。


敧枕婆娑兩鬢霜。起聽檐溜碎喧江。那邊玉箸銷啼粉,這里車輪轉別腸。詩酒社,水邊鄉。可堪醉墨幾淋浪。畫圖恰似歸家夢,千里河山寸許長。


翦燭西窗夜未闌。酒豪詩興兩聯綿。香噴瑞獸金三尺,人插云梳玉一彎。傾笑語,捷飛泉。觥籌到手莫留連。明朝再作東陽約,肯把鸞膠續斷弦。


句里春風正剪裁。溪山一片畫圖開。輕鷗自趁虛船去,荒犬還迎野婦回。松菊竹,翠成堆。要擎殘雪斗疏梅。亂鴉畢竟無才思,時把瓊瑤蹴下來。


聚散匆匆不偶然。二年遍歷楚山川。但將痛飲酬風月,莫放離歌入管弦。縈綠帶,點青錢。東湖春水碧連天。明朝放我東歸去,後夜相思月滿船。


困不成眠奈夜何!情知歸未轉愁多。
暗將往事思量遍,誰把多情惱亂他?

些底事,誤人哪,不成真個不思家。
嬌癡卻妒香香睡,喚起醒松說夢些。


老病那堪歲月侵。霎時光景值千金。一生不負溪山債,百藥難治書史淫。隨巧拙,任浮沈。人無同處面如心。不妨舊事從頭記,要寫行藏入笑林。


老退何曾說著官。今朝放罪上恩寬。便支香火真侍俸,更綴文書舊殿班。扶病腳,洗衰顏。快從老病借衣冠。此身忘世渾容易,使世相忘卻自難。


綠鬢都無白發侵。醉時拈筆越精神。愛將蕪語追前事,更把梅花比那人。回急雪,遏行云。近時歌舞舊時情。君侯要識誰輕重,看取金杯幾許深。


夢斷京華故倦游。只今芳草替人愁。陽關莫作三疊唱,越女應須為我留。看逸韻,自名流。青衫司馬且江州。君家兄弟真堪笑,個個能修五鳳樓。


陌上柔桑破嫩芽,東鄰蠶種已生些。
平岡細草鳴黃犢,斜日寒林點暮鴉。

山遠近,路橫斜,青旗沽酒有人家。
城中桃李愁風雨,春在溪頭薺菜花。


莫避春陰上馬遲。春來未有不陰時。人情展轉閑中看,客路崎嶇倦後知。梅似雪,柳如絲。試聽別語慰相思。短篷炊飯鱸魚熟,除卻松江枉費詩。


莫上扁舟向剡溪。淺斟低唱正相宜。從□犬吠千家白,且與梅成一段奇。香暖處,酒醒時。畫檐玉箸已偷垂。笑君解釋春風恨,倩拂蠻箋只費詩。


莫殢春光花下游。便須準備落花愁。百年雨打風吹卻,萬事三平二滿休。將擾擾,付悠悠。此生於世百無憂。新愁次第相拋舍,要伴春歸天盡頭。


漠漠輕□撥不開。江南細雨熟黃梅。有情無意東邊日,已怒重驚忽地雷。云柱礎,水樓臺。羅衣費盡博山灰。當時一識和羹味,便道為霖消息來。


木落山高一夜霜。北風驅雁又離行。無言每覺情懷好,不飲能令興味長。頻聚散,試思量。為誰春草夢池塘。中年長作東山恨,莫遣離歌苦斷腸。


濃紫深紅一畫圖。中間更著玉盤盂。先裁翡翠裝成蓋,更點胭脂染透酥。香瀲滟,錦模糊。主人長得醉功夫。莫攜弄玉欄邊去,羞得花枝一朵無。


拋卻山中詩酒窠。卻來官府聽笙歌。閑愁做弄天來大,白發栽埋日許多。新劍戟,舊風波。天生予懶奈予何。此身已覺渾無事,卻教兒童莫恁麼。


撲面征塵去路遙。香篝漸覺水沈銷。山無重數周遭碧,花不知名分外嬌。人歷歷,馬蕭蕭。笙旗又過小紅橋。愁邊剩有相思句,搖斷吟鞭碧玉梢。


千丈清溪百步雷。柴門都向水邊開。亂云剩帶炊煙去,野水閑將日影來。穿窈窕,歷崔嵬。東林試問幾時栽。動搖意態雖多竹,點綴風流卻少梅。


千丈陰崖百丈溪。孤桐枝上鳳偏宜。玉音落落雖難合,橫理庚庚定自奇。人散後,月明詩。試彈幽憤淚空垂。不如卻付騷人手,留和南風解慍詩。


秋水長廊水石間。有誰來共聽潺湲。羨君人物東西晉,分我詩名大小山。窮自樂,懶方閑。人間路窄酒杯寬。看君不了癡兒事,又似風流靖長官。


去歲君家把酒杯。雪中曾見牡丹開。而今紈扇薰風里,又見疏枝月下梅。歡幾許,醉方回。明朝歸路有人摧。低聲待向他家道,帶得歌聲滿耳來。


泉上長吟我獨清。喜君來共雪爭明。已驚并水鷗無色,更怪行沙蟹有聲。添爽氣,動雄情。奇因六出憶陳平。卻嫌鳥雀投林去,觸破當樓云母屏。


山上飛泉萬斛珠。懸崖千丈落鼪鼯。已通樵逕行還礙,似有人聲聽卻無。閑略彴,遠浮屠。溪南修竹有茅廬。莫嫌杖屨頻來往,此地偏宜著老夫。


上巳風光好放懷。憶君猶未看花回。茂林映帶誰家竹,曲水流傳第幾杯。摛錦繡,寫玫瑰。長年富貴屬多才。要知此日生男好,曾有周公祓禊來。


石壁虛云積漸高。溪聲繞屋幾周遭。自從一雨花零亂,卻愛微風草動搖。呼玉友,薦溪毛。殷勤野老苦相邀。杖藜忽避行人去,認是翁來卻過橋。


是處移花是處開。古今興廢幾池臺。背人翠羽偷魚去,抱蕊黃須趁蝶來。掀老甕,撥新醅。客來且盡兩三杯。日高盤饌供何晚,市遠魚鮭買未回。


誰共春光管日華,朱朱粉粉野蒿花。
閑愁投老無多子,酒病而今較減些。

山遠近,路橫斜,正無聊處管弦嘩。
去年醉處猶能記,細數溪邊第幾家。


水底明霞十頃光。天教鋪錦襯鴛鴦。最憐楊柳如張緒,卻笑蓮花似六郎。方竹簟,小胡床。晚風消得許多涼。背人白鳥都飛去,落日殘□更斷腸。


水荇參差動綠波。一池蛇影噤群蛙。因風野鶴饑猶舞,積雨山梔病不花。名利處,戰爭多。門前蠻觸日干戈。不知更有槐安國,夢覺南柯日未斜。


嘆息頻年廩未高。新詞空賀此丘遭。遙知醉帽時時落,見說吟鞭步步搖。乾玉唾,禿錐毛。只今明月費招邀。最憐烏鵲南飛句,不解風流見二喬。


桃李漫山過眼空。也宜惱損杜陵翁。若將玉骨冰姿比,李蔡為人在下中。尋驛使,寄芳容。垅頭休放馬蹄松。吾家離落黃昏後,剩有西湖處士風。


晚日寒鴉一片愁,柳塘新綠卻溫柔。
若教眼底無離恨,不信人間有白頭。

腸已斷,淚難收,相思重上小紅樓。
情知已被山遮斷,頻倚闌干不自由。


晚歲躬耕不怨貧,只雞斗酒聚比鄰。
都無晉宋之間事,自是羲皇以上人。

千載后,百篇存,更無一字不清真。
若教王謝諸郎在,未抵柴桑陌上塵!


萬事紛紛一笑中。淵明把菊對秋風。細看爽氣今猶在,惟有南山一似翁。情味好,語言工。三賢高會古來同。誰知止酒停云老,獨立斜陽數過鴻。


戲馬臺前秋雁飛。管弦歌舞更旌旗。要知黃菊清高處,不入當年二謝詩。傾白酒,繞東籬。只於陶令有心期。明朝重九渾瀟灑,莫使尊前欠一枝。


掩鼻人間臭腐場。古來惟有酒偏香。自從歸住云煙畔,直到而今歌舞忙。呼老伴,共秋光。黃花何事避重陽。要知爛熳開時節,直待西風一夜霜。


一片歸心擬亂云,春來諳盡惡黃昏。
不堪向晚檐前雨,又待今宵滴夢魂。

爐燼冷,鼎香氛,酒寒誰遣為重溫?
何人柳外橫斜笛?客耳那堪不忍聞!


一榻清風殿影涼。涓涓流水響回廊。千章云木鉤輈叫,十里溪風稏香。沖急雨,趁斜陽。山園細路轉微茫。倦途卻被行人笑,只為林泉有底忙。


一夜清霜變鬢絲。怕愁剛把酒禁持。玉人今夜相思不,想見頻將翠枕移。真個恨,未多時。也應香雪減些兒。菱花照面須頻記,曾道偏宜淺畫眉。


有甚閑愁可皺眉。老懷無緒自傷悲。百年旋逐花陰轉,萬事長看鬢發知。溪上枕,竹間棋。怕尋酒伴懶吟詩。十分筋力夸強健,只比年時病起時。


欲上高樓去避愁,愁還隨我上高樓。
經行幾處江山改,多少親朋盡白頭!

歸休去,去歸休,不成人總要封侯。
浮云出處元無定,得似浮云也自由。


占斷雕欄只一株。春風費盡幾工夫。天香夜染衣猶濕,國色朝酣酒未蘇。嬌欲語,巧相扶。不妨老干自扶疏。恰如翠幕高堂上,來看紅衫百子圖。


枕簟溪堂冷欲秋,斷云依水晚來收。
紅蓮相倚渾如醉,白鳥無言定自愁。

書咄咄,且休休,一丘一壑也風流。
不知筋力衰多少,但覺新來懶上樓。


指點齋尊特地開。風帆莫引酒船回。方驚共折津頭柳,卻喜重尋嶺上梅。催月上,喚風來。莫愁瓶罄恥金罍。只愁畫角樓頭起,急管哀弦次第催。


著意尋春懶便回。何如信步兩三杯。山才好處行還倦,詩未成時雨早催。攜竹杖,更芒鞋。朱朱粉粉野蒿開。誰家寒食歸寧女,笑語柔桑陌上來。


壯歲旌旗擁萬夫,錦襜突騎渡江初。
燕兵夜娖銀胡□[1],漢箭朝飛金仆姑。

追往事,嘆今吾,春風不染白髭須。
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家種樹書。


著意尋春懶便回,何如信步兩三杯?
山才好處行還倦,詩未成時雨早催。

攜竹杖,更芒鞋,朱朱粉粉野蒿開。
誰家寒食歸寧女?笑語柔桑陌上來。


自古高人最可嗟。只因疏懶取名多。居山一似庚桑楚,種樹真成郭橐駝。云子飯,水晶瓜。林間攜客更烹茶。君歸休矣吾忙甚,要看蜂兒趁晚衙。


樽俎風流有幾人。當年未遇已心親。金陵種柳歡娛地,庾嶺逢梅寂寞濱。樽似海,筆如神。故人南北一般春。玉人好把新妝樣,淡畫眉兒淺注唇。



以上辛棄疾作品《鷓鴣天》共64首


昭君怨
夜雨剪殘春韭。明日重斟別酒。君去問曹瞞。好公安。試看如今白發。卻為中年離別。風雨正崔嵬。早歸來。


昭君怨
人面不如花面。花到開時重見。獨倚小闌干。許多山。落葉西風時候。人共青山都瘦。說道夢陽臺。幾曾來。


昭君怨
長記瀟湘秋晚。歌舞橘洲人散。走馬月明中。折芙蓉。今日西山南浦。畫棟珠簾云雨。風景不爭多。奈愁何。


御街行
山城甲子冥冥雨。門外青泥路。杜鵑只是等閑啼,莫被他催歸去。垂楊不語,行人去後,也會風前絮。情知夢里尋鵷鷺。玉殿追班處。怕君不飲太愁生,不是苦留君住。白頭自笑,年年送客,自喚春江渡。


御街行
闌干四面山無數。供望眼、朝與暮。好風催雨過山來,吹盡一簾煩暑。紗廚如霧,簟紋如水,別有生涼處。冰肌不受鉛華污。更旎旎、真香聚。臨風一曲最妖嬌,唱得行人且住。藕花都放,木犀開後,待與乘鸞去。


玉樓春十七首
風前欲勸春光住,春在城南芳草路。
未隨流落水邊花,且作飄零泥上絮。

鏡中已覺星星誤,人不負春春自負。
夢回人遠許多愁,只在梨花風雨處。


何人半夜推山去?四面浮云猜是汝。
常時相對兩三峰,走遍溪頭無覓處。

西風瞥起云橫渡,忽見東南天一柱。
老僧拍手笑相夸,且喜青山依舊住。


江頭一帶斜陽樹。總是六朝人住處。悠悠興廢不關心,惟有沙洲雙白鷺。仙人磯下多風雨。好卸征帆留不住。直須抖擻盡塵埃,卻趁新涼秋水去。


君如九醞臺黏。我似茅柴風味短。幾時秋水美人來,長恐扁舟乘興懶。高懷自飲無人勸。馬有青芻奴白飯。向來珠履玉簪人,頗覺斗量車載滿。


客來底事逢迎晚。竹里鳴禽尋未見。日高猶苦圣賢中,門外誰酣蠻觸戰。多方為渴尋泉遍。何日成陰松種滿。不辭長向水云來,只怕頻煩魚鳥倦。


狂歌擊碎村醪。欲舞還憐衫袖短。身如溪上釣磯閑,心似道旁官堠懶。山中有酒提壺勸。好語多君堪鮓飯。至今有句落人間,渭水西風黃葉滿。


琵琶亭畔多芳草。時對香爐峰一笑。偶然重傍玉溪東,不是白頭誰覺老。普陀大士神通妙。影入石頭光了了。看來持獻可無言,長似慈悲顏色好。


青山不會乘云去。怕有愚公驚著汝。人間踏地出租錢,借使移將無著處。三星昨夜光移度。妙語來題橋上柱。黃花不插滿頭歸,定倩白云遮且住。


人間反覆成云雨。鳧雁江湖來又去。十千一斗飲中仙,一百八盤天上路。舊時楓葉吳江句。今日錦囊無著處。看封關外水云侯,剩按山中詩酒部。


三三兩兩誰家女?聽取鳴禽枝上語。
提壺沽酒已多時,婆餅焦時須早去。

醉中忘卻來時路,借問行人家住處。
只尋古廟那邊行,更過溪南烏桕樹。


山行日日妨風雨。風雨晴時君不見。墻頭塵滿短轅車,門外人行芳草路。南城東野應聯句。好記瑯玕題字處。也應竹里著行廚,已向甕頭防吏部。


少年才把笙歌。夏日非長秋夜短。因他老病不相饒,把好心情都做懶。故人別後書來勸。乍可停杯強吃飯。云何相遇酒邊時,卻道達人須飲滿。


瘦筇倦作登高去。卻怕黃花相爾汝。嶺頭拭目望龍安,更在云煙遮斷處。思量落帽人風度。休說當年功紀柱。謝公直是愛東山,畢竟東山留不住。


往年巃嵸堂前路。路上人夸通判雨。去年拄杖過瓢泉,縣吏垂頭民笑語。學窺圣處文章古。清到窮時風味苦。尊前老淚不成行,明日送君天上去。


無心云自來還去。元共青山相爾汝。霎時迎雨障崔嵬,雨過卻尋歸路處。侵天翠竹何曾度。遙見屹然星砥柱。今朝不管亂云深,來伴仙翁山下住。


悠悠莫向文山去。要把襟裾牛馬汝。遙知書帶草邊行,正在雀羅門里住。平生插架昌黎句。不似拾柴東野苦。侵天且擬鳳凰巢,掃地從他鸖鵒舞。


有無一理誰差別。樂令區區渾未達。事言無處未嘗無,試把所無憑理說。伯夷饑采西山蕨。何異搗齏餐杵鐵。仲尼去衛又之陳,此是乘車入鼠穴。



以上辛棄疾作品《玉樓春》共17首


玉蝴蝶
貴賤偶然,渾似隨風簾幌,籬落飛花。空使兒曹,馬上羞面頻遮。向空江、誰捐玉珮,寄離恨、應折疏麻。暮云多。佳人何處,數盡歸鴉。儂家。生涯蠟屐,功名破甑,交友摶沙。往日曾論,淵明似勝臥龍些。記從來、人生行樂,休更問、日飲亡何。快堪呵。裁詩未穩,得酒良佳。


玉蝴蝶
古道行人來去,香紅滿樹,風雨殘花。望斷青山,高處都被云遮。客重來、風流觴詠,春已去、光景桑麻。苦無多。一條垂柳,兩個啼鴉。人家。疏疏翠竹,陰陰綠樹,淺淺寒沙。醉兀籃輿,夜來豪飲太狂些。到如今、都齊醒卻,只依舊、無奈愁何。試聽呵。寒食近也,且住為佳。


雨中花慢
馬上三年,醉帽吟鞭,錦囊詩卷長留。悵溪山舊管,風月新收。明便關河杳杳,去應日月悠悠。笑千篇索價,未抵蒲萄,五斗涼州。停云老子,有酒盈尊,琴書端可消憂。渾未辦、傾身一飽,淅米矛頭。心似傷弓塞雁,身如喘月吳牛。晚天涼也,月明誰伴,吹笛南樓。


雨中花慢
舊雨常來,今□不來,佳人偃蹇誰留。幸山中芋栗,今歲全收。貧賤交情落落,古今吾道悠悠。怪新來卻見,文反離騷,詩□秦州。功名只道,無之不樂,那知有更堪憂。怎奈向、兒曹抵死,喚不回頭。石臥山前認虎,蟻喧床下聞牛。為誰西望,憑欄一餉,卻下層樓。


虞美人
一杯莫落吾人後。富貴功名壽。胸中書傳有馀香。看寫蘭亭小字、記流觴。問誰分我漁樵席。江海消閑日。看君天上拜恩濃。卻恐畫樓無處、著東風。


虞美人
夜深困倚屏風後。試請毛延壽。寶釵小立白翻香。旋唱新詞猶誤、笑持觴。四更山月寒侵席。歌舞催時日。問他何處最情濃。卻道小梅搖落、不禁風。


虞美人
群花泣盡朝來露。爭奈春歸去。不知庭下有荼シ。偷得十分春色、怕春知。淡中有味清中貴。飛絮殘英避。露華微滲玉肌香。恰似楊妃初試、出蘭湯。


虞美人
當年得意如芳草。日日春風好。拔山力盡忽悲歌。飲罷虞兮從此、奈君何。人間不識精誠苦。貪看青青舞。驀然斂袂卻亭亭。怕是曲中猶帶、楚歌聲。


虞美人
翠屏羅幕遮前後。舞袖翻長壽。紫髯冠佩御爐香。看取明年歸奉、萬年觴。今宵池上蟠桃席。咫尺長安日。寶煙飛焰萬花濃。試看中間白鶴、駕仙風。


漁家傲
風月小齋模畫舫。綠窗朱戶江湖樣。酒是短橈歌是槳。和情放。醉鄉穩到無風浪。自有拍浮千斛釀。從教日日蒲桃漲。門外獨醒人也訪。同俯仰。賞心卻在鴟夷上。


漁家傲
道德文章傳幾世。到君合上三臺位。自是君家門戶事。當此際。鬼山正抱西江水。三萬六千排日醉。鬢毛只恁青青地。江里石頭爭獻瑞。分明是。中間有個長生字。


游武夷,作棹歌呈晦翁十首
一水奔流疊嶂開,溪頭千步響如雷。
扁舟費盡篙師力,咫尺平瀾上不來。

山上風吹笙鶴聲,山前人望翠云屏。
蓬萊枉覓瑤池路,不道人間有幔亭。

玉女峰前一棹歌,煙鬟霧髻動清波。
游人去后楓林夜,月滿空山可奈何。

見說仙人此避秦,愛隨流水一溪云。
花開花落無尋處,仿佛吹簫月夜聞。

千丈攙天翠壁高,定誰狡獪插遺樵。
神仙萬里乘風去,更度槎丫個樣橋。

山頭有路接無塵,欲覓王孫試問津。
瞥向蒼崖高處見,三三兩兩看游人。

巨石亭亭缺嚙多,懸知千古也消磨。
人間正覓擎天柱,無奈風吹雨打何。

自有山來幾許年,千奇萬怪只依然。
試從精舍先生問,定在包犧八卦前。

山中有客帝王師,日日吟詩坐釣磯。
費盡煙霞供不足,幾時西伯載將歸?

行盡桑麻九曲天,更尋佳處可留連。
如今歸棹如掤箭,不似來時上水船。


永遇樂
紫陌長安,看花年少,無限歌舞。白發憐君,尋芳較晚,卷地驚風雨。問君知否,鴟夷載酒,不似井瓶身誤。細思量,悲歡夢里,覺來總無尋處。芒鞋竹杖,天教還了,千古玉溪佳句。落魄東歸,風流贏得,掌上明珠去。起看清鏡,南冠好在,拂了舊時塵土。向君道,云霄萬里,這回穩步。


永遇樂
投老空山,萬松手種,政爾堪嘆。何日成陰,吾年有幾,似見兒孫晚。古來池館,云煙草棘,長使後人凄斷。想當年、良辰已恨,夜闌酒空人散。停云高處,誰知老子,萬事不關心眼。夢覺東窗,聊復爾耳,起欲題書簡。霎時風怒,倒翻筆硯,天也只教吾懶。又何事,催詩雨急,片云斗暗。


永遇樂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
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
人道寄奴曾住。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
贏得倉皇北顧。
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貍祠下,
一片神鴉社鼓。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永遇樂
烈日秋霜,忠肝義膽,千載家譜。得姓何年,細參辛字,一笑君聽取。艱辛做就,悲辛滋味,總是辛酸辛苦。更十分,向人辛辣,椒桂搗殘堪吐。世間應有,芳甘濃美,不到吾家門戶。比著兒曹,累累卻有,金印光垂組。付君此事,從今直上,休憶對床風雨。但贏得,靴紋縐面,記余戲語。


永遇樂
怪底寒梅,一枝雪里,直恁愁絕。問訊無言,依稀似妒,天上飛英白。江山一夜,瓊瑤萬頃,此段如何妒得。細看來,風流添得,自家越樣標格。曉來樓上,對花臨鏡,學作半妝宮額。著意爭妍,那知卻有,人妒花顏色。無情休問,許多般事,且自訪梅踏雪。待行過溪橋,夜半更邀素月。


憶王孫
登山臨水送將歸。悲莫悲兮生別離。不用登臨怨落暉。昔人非。惟有年年秋雁飛。


一枝花/促拍滿路花
千丈擎天手。萬卷懸河口。黃金腰下印,大如斗。更千騎弓刀,揮霍遮前後。百計千方久。似斗草兒童,贏個他家偏有。算枉了、雙眉長恁皺。白發空回首。那時閑說向,山中友。看丘隴牛羊,更辨賢愚否。且自栽花柳。怕有人來,但只道、今朝中酒。


一落索
錦帳如云處。高不知重數。夜深銀燭淚成行,算都把、心期付。莫待燕飛泥污。問花花訴。不知花定有情無,似卻怕、新詞妒。


一絡索/一落縈
羞見鑒鸞孤卻。倩人梳掠。一春長是為花愁,甚夜夜、東風惡。行繞翠簾珠箔。錦箋誰托。玉觴淚滿卻停觴,怕酒似、郎情薄。


一翦梅
憶對中秋丹桂叢。花在杯中。月在杯中。今宵樓上一尊同。云濕紗窗。雨濕紗窗。渾欲乘風問化工。路也難通。信也難通。滿堂惟有燭花紅。杯且從容。歌且從容。


一翦梅
歌罷尊空月墜西。百花門外,煙翠霏微。降紗籠燭照于飛。歸去來兮。歸去來兮。酒入香腮分外宜。行行問道,還肯相隨。嬌羞無力應人遲。何幸如之。何幸如之。


一翦梅
獨立蒼茫醉不歸。日暮天寒,歸去來兮。探梅踏雪幾何時。今我來思。楊柳依依。白石江頭曲岸□。一片閑愁,芳草萋萋。多情山鳥不須啼。桃李無言,下自成蹊。


一翦梅
塵灑衣裾客路長。霜林已晚,秋蕊猶香。別離觸處是悲涼。夢里青樓,不忍思量。天字沈沈落日黃。云遮望眼,山割愁腸。滿懷珠玉淚浪浪。欲倩西風,吹到蘭房。


一剪梅
記得同燒此夜香,人在回廊,月在回廊。
而今獨自睚昏黃,行也思量,坐也思量。

錦字都來三兩行,千斷人腸,萬斷人腸。
雁兒何處是仙鄉?來也恓惶,去也恓惶。


謁金門
遮素月。云外金蛇明滅。翻樹啼鴉聲未徹。雨聲驚落葉。寶蠟成行嫌熱。玉腕藕花誰雪。流水高山弦斷絕。怒蛙聲自咽。


謁金門
山吐月。畫燭從教風滅。一曲瑤琴才聽徹。金蕉三兩葉。驟雨微涼還熱。似欠舞瓊歌雪。近日醉鄉音問絕。有時清淚咽。


謁金門
山共水。美滿一千馀里。不避曉行并早起。此情都為你。不怕與人尤殢。只怕被人調戲。因甚無個阿鵲地。沒工夫說里。


謁金門
歸去未。風雨送春行李。一枕離愁頭澈尾。如何消遣是。遙想歸舟天際。綠鬢瓏璁慵理。好夢未成鶯喚起。粉香猶有殢。


夜游宮
幾個相知可喜。才廝見、說山說水。顛倒爛熟只這是。怎奈向,一回說,一回美。有個尖新底。說底話、非名即利。說得口乾罪過你。且不罪,俺略起,去洗耳。


眼兒媚
煙花叢里不宜他。絕似好人家。淡妝嬌面,輕注朱唇,一朵梅花。相逢比著年時節,顧意又爭些。來朝去也,莫因別個,忘了人咱。


杏花天
牡丹昨夜方開遍。畢竟是、今年春晚。荼シ付與薰風管。燕子忙時鶯懶。多病起、日長人倦。不待得、酒闌歌散。副能得見茶甌面。卻早安排腸斷。


杏花天
牡丹比得誰顏色。似宮中、太真第一。漁陽鼙鼓邊風急。人在沈香亭北。買栽池館多何益。莫虛把、千金拋擲。若教解語傾人國。一個西施也得。


杏花天
病來自是於春懶。但別院、笙歌一片。蛛絲網遍玻璃盞。更問舞裙歌扇。有多少、鶯愁蝶怨。甚夢里、春歸不管。楊花也笑人情淺。故故沾衣撲面。


行香子
云岫如簪。野漲挼藍。向春闌、綠醒紅酣。青裙縞袂,兩兩三三。把曲生禪,玉版句,一時參。拄杖彎環。過眼嵌巖。岸輕烏、白發鬖鬖。他年來種,萬桂千杉。聽小綿蠻,新格磔,舊呢喃。


行香子
少日嘗聞。富不如貧。貴不如、賤者長存。由來至樂,總屬閑人。且飲瓢泉,弄秋水,看停云。歲晚情親。老語彌真。記前時、勸我殷勤。都休殢酒,也莫論文。把相牛經,種魚法,教兒孫。


行香子
好雨當春。要趁歸耕。況而今、已是清明。小窗坐地,側聽檐聲。恨夜來風,夜來月,夜來云。花絮飄零。鶯燕丁寧。怕妨儂、湖上閑行。天心肯後,費甚心情。放霎時陰,霎時雨,霎時晴。


行香子
歸去來兮。行樂休遲。命由天、富貴何時。百年光景,七十者稀。奈一番愁,一番病,一番衰。名利奔馳。寵辱驚疑。舊家時、都有些兒。而今老矣,識破關機。算不如閑,不如醉,不如癡。


行香子
白露園蔬。碧水溪魚。笑先生、網釣還鋤。小窗高臥,風展殘書。看北移山,盤谷序,輞川圖。白飯青芻。赤腳長須。客來時、酒盡重沽。聽風聽雨,吾愛吾廬。笑本無心,剛自瘦,此君疏。


新荷葉
物盛還衰,眼看春藥秋萁。貴賤交情,翟公門外人稀。酒酣耳熱,又何須、幽憤裁詩。茂林修竹,小園曲逕疏籬。秋以為期。西風黃菊開時。拄杖敲門,從他顛倒裳衣。去年堪笑,醉題詩、醒後方知。而今東望,心隨去鳥先飛。


新荷葉
人已歸來,杜鵑欲勸誰歸?
綠樹如云,等閑借與鶯飛。
兔葵燕麥,問劉郎、幾度沾衣?
翠屏幽夢,覺來水繞山圍。

有酒重攜,小園隨意芳菲。
往日繁華,而今物是人非。
春風半面,記當年、初識崔徽。
南云雁少,錦書無個因依。


新荷葉
春色如愁,行云帶雨才歸。春意長閑,游絲盡日低飛。閑愁幾許,更晚風、特地吹衣。小窗人靜,棋聲似解重圍。光景難攜。任他鶗鴂芳菲。細數從前,不應詩酒皆非。知音弦斷,笑淵明、空撫馀徽。停杯對影,待邀明月相依。


小重山
旋制離歌唱未成。陽關先畫出,柳邊亭。中年懷抱管弦聲。難忘處,風月此時情。夜雨共誰聽。盡教清夢去,兩三程。商量詩價重連城。相如老,漢殿舊知名。


小重山
倩得薰風染綠衣。國香收不起,透冰肌。略開些子未多時。窗兒外,卻早被人知。越惜越嬌癡。一枝云鬢上,那人宜。莫將他去比荼シ。分明是,他更的些兒。


小重山
綠漲連云翠拂空。十分風月處,著衰翁。垂楊影斷岸西東。君恩重,教且種芙蓉。十里水晶宮。有時騎馬去,笑兒童。殷勤卻謝打頭風。船兒住,且醉浪花中。


喜遷鶯
暑風涼月。愛亭亭無數,綠衣持節。掩冉如羞,參差似妒,擁出芙渠花發。步襯潘娘堪恨,貌比六郎誰潔。添白鷺,晚晴時,公子佳人并列。休說。搴木末。當日靈均,恨與君王別。心阻媒勞,交疏怨極,恩不甚兮輕絕。千古離騷文字,芳至今猶未歇。都休問,但千杯快飲,露荷翻葉。


惜奴嬌
風骨蕭然,稱獨立、群仙首。春江雪、一枝梅秀。小樣香檀,映朗玉、纖纖手。未久。轉新聲、泠泠山溜。曲里傳情,更濃似、尊中酒。信傾蓋、相逢如舊。別後相思,記敏政堂前柳。知否。又拼了、一場消瘦。


惜分飛
翡翠樓前芳草路。寶馬墜鞭曾駐。最是周郎顧。尊前幾度歌聲誤。望斷碧云空日暮。流水桃源何處。聞道春歸去。更無人管飄紅雨。


西江月十七首
八萬四千偈后,更誰妙語披襟。紉蘭結佩有同心。喚取詩翁來飲。鏤玉栽冰著句,高山流水知音。胸中不受一塵侵。卻怕靈均獨醒。


粉面都成醉夢,霜髯能幾春秋。來時誦我伴牢愁。一見尊前似舊。詩在陰何側畔,字居羅趙前頭。錦囊來往幾時休。已遣蛾眉等候。


風月亭危致爽,管弦聲脆休催。主人只是舊時懷。錦瑟旁邊須醉。玉殿何須儂去,沙堤只要公來。看看紅藥又翻階。趁取西湖春會。


宮粉厭涂嬌額,濃妝要壓秋花。西真人醉憶仙家。飛珮丹霞羽化。十里芬芳未足,一亭風露先加。杏腮桃臉費鉛華。終慣秋蟾影下。


畫棟新垂簾幕,華燈未放笙歌。一杯瀲滟泛金波。先向太夫人賀。富貴吾應自有,功名不用渠多。只將綠鬢抵羲娥。金印須教斗大。


金粟如來出世,蕊宮仙子乘風。清香一袖意無窮。洗盡塵緣千種。長為西風作主,更居明月光中。十分秋意與玲瓏。拼卻今宵無夢。


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
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
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千丈懸崖削翠,一川落日熔金。白鷗來往本無心。選甚風波一任。別浦魚肥堪膾,前村酒美重斟。千年往事已沈沈。閑管興亡則甚。


且對東君痛飲,莫教華發空催。瓊瑰千字已盈懷。消得津頭一醉。休唱陽關別去,只今凰詔歸來。五云兩兩望三臺。已覺精神聚會。


人道偏宜歌舞,天教只入丹青。喧天畫鼓要他聽。把著花枝不應。何處嬌魂瘦影,向來軟語柔情。有時醉里喚卿卿。卻被傍人笑問。


剩欲讀書已懶,只因多病長閑。聽風聽雨小窗眠。過了春光太半。往事如尋去鳥,清愁難解連環。流鶯不肯入西園。喚起畫梁飛燕。


貪數明朝重九。不知過了中秋。人生有得許多愁。惟有黃花如舊。萬象亭中殢酒。九江閣上扶頭。城鴉喚我醉歸休。細雨斜風時候。


堂上謀臣帷幄,邊頭猛將干戈。天時地利與人和。燕可伐與曰可。此日樓臺鼎鼐,他時劍履山河。都人齊和大風歌。管領群臣來賀。


萬事云煙忽過,百年蒲柳先衰。
而今何事最相宜?宜醉宜游宜睡。

早趁催科了納,更量出入收支。
乃翁依舊管些兒,管竹管山管水。


秀骨青松不老,新詞玉佩相磨。靈槎準擬泛銀河。剩摘天星幾個。奠枕樓東風月,駐春亭上笙歌。留君一醉意如何。金印明年斗大。


一柱中擎遠碧,兩峰旁依高寒。橫陳削就短長山。莫把一分增減。我望云煙目斷,人言風景天慳。被公詩筆盡追還。更上層樓一覽。


醉里且貪歡笑,要愁那得功夫。
近來始覺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

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如何?
只疑松動要來扶,以手推松曰去!



以上辛棄疾作品《西江月》共17首


西河
西江水。道是西風人淚。無情卻解送行人,月明千里。從今日日倚高樓,傷心煙樹如薺。會君難,別君易。草草不如人意。十年著破繡衣茸,種成桃李。問君可是厭承明,東方鼓吹千騎。對梅花、更消一醉。有明年、調鼎風味。老病自憐憔悴。過吾廬、定有幽人相問,歲晚淵明歸來未。


武陵春
走去走來三百里,五日以為期。六日歸時已是疑。應是望多時。鞭個馬兒歸去也,心急馬行遲。不免相煩喜鵲兒。先報那人知。


武陵春
桃李風前多嫵媚,楊柳更溫柔。喚取笙歌爛熳游。且莫管閑愁。好趁春晴連夜賞,雨便一春休。草草杯盤不要收。才曉更扶頭。


烏夜啼
晚花露葉風條。燕飛高。行過長廊西畔、小紅橋。歌再起,人再舞,酒才消。更把一杯重勸、摘櫻桃。


烏夜啼
人言我不如公。酒頻中。更把平生湖海、問兒童。千尺蔓。云葉亂。系長松。卻笑一身纏繞、似衰翁。


烏夜啼
江頭醉倒山公。月明中。記得昨宵歸路、笑兒童。溪欲轉。山已斷。兩三松。一段可憐風月、欠詩翁。


烏夜啼
江頭三月清明。柳風輕。巴峽誰知還是、洛陽城。春寂寂。嬌滴滴。笑盈盈。一段烏絲闌上、記多情。


王孫信/尋芳草
有得許多淚。又閑卻、許多鴛被。枕頭兒、放處都不是。舊家時、怎生睡。更也沒書來,那堪被、雁兒調戲。道無書、卻有書中意。排幾個、人人字。


添字浣溪沙/山花子
楊柳溫柔是故鄉。紛紛蜂蝶去年場。大率一春風雨事,最難量。滿把攜來紅粉面,堆盤更覺紫芝香。幸自曲生閑去了,又教忙。


添字浣溪沙/山花子
日日閑看燕子飛。舊巢新壘畫簾低。玉歷今朝推戊己,住銜泥。先自春光留不住,那堪更著子規啼。一陣晚香吹不斷,落花溪。


添字浣溪沙/山花子
句里明珠字字排。多情應也被春催。怪得名花和淚送,雨中栽。赤腳未安芳斛穩,娥眉早把橘枝來。報道錦薰籠底下,麝臍開。


添字浣溪沙/山花子
記得瓢泉快活時。長年耽酒更吟詩。驀地捉將來斷送,老頭皮。繞屋人扶行不得,閑窗學得鷓鴣啼。卻有杜鵑能勸道,不如歸。


糖多令/唐多令
淑景斗清明。和風拂面輕。小杯盤、同集郊坰。著個簥兒不肯上,須索要、大家行。行步漸輕盈。行行笑語頻。鳳鞋兒、微褪些根。忽地倚人陪笑道,真個是、腳兒疼。


太常引
一輪秋影轉金波,飛鏡又重磨。
把酒問姮娥:被白、欺人奈何!

乘風好去,長空萬里,直下山河。
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太常引
仙機似欲織纖羅。仿佛度金梭。無奈玉纖何。卻彈作、清商恨多。珠簾影里,如花半面,絕勝隔簾歌。世路苦風波。且痛飲、公無度河。


太常引
論公耆德舊宗英。吳季子、百馀齡。奉使老於行。更看舞、聽歌最精。須同衛武,九十入相,綠竹自青青。富貴出長生。記門外、清溪姓彭。


太常引
君王著意履聲間。便令押、紫宸班。今代又尊韓。道吏部、文章泰山。一杯千歲,問公何事,早伴赤松閑。功業後來看。似江左、風流謝安。


踏莎行
夜月樓臺,秋香院宇,笑吟吟地人來去。
是誰秋到便凄涼?當年宋玉悲如許!

隨分杯盤,等閑歌舞,問他有甚堪悲處?
思量卻也有悲時,重陽節近多風雨。


踏莎行
萱草齊階,芭蕉弄葉。亂紅點點團香蝶。過墻一陣海棠風,隔簾幾處梨花雪。愁滿芳心,酒潮紅頰。年年此際傷離別。不妨橫管小樓中,夜闌吹斷千山月。


踏莎行
吾道悠悠,憂心悄悄,最無聊處秋光到。
西風林外有啼鴉,斜陽山下多衰草。

長憶商山,當年四老,塵埃也走咸陽道。
為誰書到便幡然?至今此意無人曉。


踏莎行
弄影闌干,吹香巖谷。枝枝點點黃金粟。未堪收拾付薰爐,窗前且把離騷讀。奴仆葵花,兒曹金菊。一秋風露清涼足。傍邊只欠個姮娥,分明身在蟾宮宿。


踏莎行
進退存亡,行藏用舍。小人請學樊須稼。衡門之下可棲遲,日之夕矣□□下。去衛靈公,遭桓司馬。東西南北之人也。長沮粲溺耦而耕,丘何為是棲棲者。


踏歌
攧厥。看精神、壓一龐兒劣。更言語、一似春鶯滑。一團兒、美滿香和雪。去也。把春衫、換卻同心結。向人道、不怕輕離別。問昨宵、因甚歌聲咽。秋被夢,春閨月。舊家事、卻對何人說。告弟弟莫趁蜂和蝶。有春歸花落時節。


蘇武慢
帳暖金絲,杯乾云液,戰退夜□飂。障泥系馬,掃路迎賓,先借落花春色。歌竹傳觴,探梅得句,人在玉樓瓊室。喚吳姬學舞,風流輕轉,弄嬌無力。塵世換、老盡青山,鋪成明月,瑞物已深三尺。豐登意緒,婉娩光陰,都作暮寒堆積。回首驅羊舊節,入蔡奇兵,等閑陳跡。總無如現在,尊前一笑,坐中贏得。


作者相關
專題推薦





工具導航: 在線新華字典 在線成語詞典 反義詞查詢 近義詞查詢 歇后語大全 文言文翻譯 繞口令大全 語題庫 中文轉拼音 簡繁轉換 語文網

   版權所有 無憂無慮中學語文網 Email:zmjfy@yeah.net   浙ICP備05019169號    

色啪_中文字幕 无码亚洲 色五月大香蕉,我爱大香蕉,1024大香蕉A片,大香蕉伊人久草v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